健康热词:

您当前的位置 : 杭州网健康>热点关注>
23岁小伙坐地铁时突然倒地心跳呼吸骤停
发布时间:2020-11-16 07:00:00 星期一   都市快报

“接到电话的一刹那,整个人都蒙了,以为要失去这个儿子了。”

回想过去十几天的经历,看着身旁能说会笑的儿子,50岁的老俞(化名)仍心有余悸。

12天前,老俞23岁的儿子阿修(化名)坐地铁时突然昏迷倒地,心跳呼吸骤停,在地铁工作人员、120急救中心急救医生、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下沙院区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奇迹绽放,23岁的生命乐章,再次奏响。

坐地铁时他突然倒地 心跳呼吸骤停

阿修是河北人,来杭州近一年了,一直从事教育培训工作。平时,他喜欢玩游戏,家里还养了条狗。

白天工作忙,晚上是阿修自我放松的时间,“基本每天都熬夜,有时候玩游戏玩到凌晨1点多,还要去遛狗,经常凌晨2点多才睡。”

天天熬夜,白天阿修会觉得有点累,但仗着年轻,身体也没其他不舒服,他也没特别在意。

11月1日下午4点多,阿修乘坐地铁1号线往下沙方向,陪女朋友去上课,当列车开过客运中心站时,他突然呼吸困难,紧接着意识不清,瘫倒在车厢里。

气氛顿时有些紧张。朋友和周围乘客按下车厢里的紧急呼叫按钮,与此同时,正在下沙西地铁站值班的站长陈玲,接到了行车调度的电话:“下一趟进站的上行列车,有乘客晕倒。”

接到指令电话后,陈玲立马拎起车站急救箱,带上乘务员赶到站台。

没多久列车就到了,陈玲快步走进车厢,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阿修。

不间断胸外按压 AED四次除颤

为后续抢救赢得宝贵时间

“喂,喂,你好,能不能听到我说话。”陈玲蹲下身,拍了拍阿修的肩膀,大声呼叫他,可惜没有得到回应。考虑到车厢内空间有限,陈玲和几个乘客一起帮忙把阿修抬到了站台。

躺在站台上的阿修依然没有任何反应,陈玲摸了摸阿修的颈动脉,探了探鼻息,又观察了他的胸口,心里咯噔一下。“没有颈动脉的搏动,也没有鼻息,胸口也没有任何起伏,这就是心脏骤停啊。”

参加过急救技能培训的陈玲和同事分工,拨打120、进行心肺复苏并取用AED进行除颤等急救措施。不间断的胸外按压和AED配合除颤共四次,为阿修的后续抢救赢得了宝贵时间。

“2018年,公司组织我们去杭州市急救中心参加心肺复苏培训,还考了证。我记得老师说过,心脏骤停的人,除了心脏按压外,有条件的一定要尽快使用AED。”

虽然这是陈玲的第一次“实战”,但她坦言,当时一心想救人,害怕和紧张已经抛诸脑后,“直到那个小伙被120救护车送走,我才发现手心都是汗。”

接到120急救中心的急救指令后,杭州市急救中心的专业急救人员快速赶到急救现场。“我们到的时候,小伙身上贴着电极片,身旁放了一个AED,地铁工作人员还在给他做心肺复苏。把心电监护仪接上,发现小伙已经恢复了心跳,但心律依然很不稳定,口唇发紫、意识不清、呼吸困难。”当天参与急救的120急救中心吕春雷急救医生说道。

进行呼吸皮囊辅助通气等系列处置后,120救护车载着阿修就近驶往邵逸夫医院下沙院区做进一步抢救。

“工作十多年,遇见过很多令人遗憾的现场,像这次这样,等我们到达急救现场后病人心跳已经按回来的,很少很少。心肺复苏和AED,尤其是AED起了重要作用。” 吕春雷强调。

多学科快速联动会诊

“冰冻”大脑治疗保护脑功能

那边,120救护车争分夺秒赶往邵逸夫医院下沙院区,这边,医院迅速开启绿色通道,急诊科、重症医学科、心内科、神经内科等医护团队已做好准备,所有人都在为年轻的生命搏一线希望。

在邵逸夫医院下沙院区急诊科抢救室,阿修仅有微弱的呼吸和心跳。因为长时间的心跳骤停会造成大脑缺血缺氧引起不可逆的损伤,医护人员最担心的是,“这个年轻人永远醒不了了。”

为此,急诊科医生迅速组织多学科会诊抢救,在急诊床边建立包括重症医学科、心内科、神经内科等在内的多学科紧急会诊团队。

“这么年轻的生命,一定要救活,并且要争取救醒过来,让他拥有更好的生活质量。”重症医学科王长亮医生说。

阿修很快转入重症监护病房,医护团队为他制订了“亚低温”治疗方案,这是一种呼吸心跳骤停病人的神经保护抢救治疗手段,打个比方,就是把已经缺氧受损的病人大脑放进“冰箱”里,“冷冻”治疗24至48小时,严格控制体温在32℃至36℃,再经过科学的缓慢复温恢复正常体温的过程。

“神经系统损伤是院外心脏骤停最常见的死亡原因。心脏骤停患者心跳停了,心脏没有供血功能,大脑等全身重要脏器也会出现明显缺血缺氧,时间久了就会造成不可逆的损伤。这个患者有过四次除颤,呼吸心跳骤停可能有10分钟,缺氧缺血很厉害,尽早选择亚低温治疗,能尽可能保护已经受损缺氧的脑组织。”王长亮医生解释。

11月1日晚上9点左右,医护人员为阿修戴上冰帽,让他躺在冰毯上,开始实行“亚低温”治疗,根据最新文献指南,阿修的体温被严格控制在34℃至36℃。

重症医护团队24小时守在阿修床头,严密监测他的各项生命体征和各个脏器的功能情况。

阿修清醒了!

经过24小时的“亚低温”治疗,医护团队准备唤醒这个年轻人,复温的过程要慢,每小时的恢复体温精准控制在0.25℃—0.5℃。

11月3日上午9点,“亚低温”治疗结束,医护团队开始唤醒阿修。当阿修有了微弱的动作,慢慢睁开眼睛,和医护人员对上眼神后,在场所有的重症医学科的医护们都激动不已。

阿修清醒后的三天里,每天间断地出现了烦躁不配合、胡言乱语的脑损伤表现,持续时间多则半天,少则一两个小时。在监护病房医护团队精心的治疗和护理下,阿修的脑损伤症状逐渐消失,心脏损伤指标降低至正常,肾脏功能完全恢复正常。

11月9日,完全清醒的阿修成功转出重症监护病房,转到心内科CCU病房进一步查因治疗。从11月1日心脏骤停昏迷不醒到11月9日转出ICU病房,短短8天,医护人员为阿修创造了生命奇迹。

“患者能恢复得这么好,得益于两点,一是地铁工作人员和120急救医生及时有效的心肺复苏和AED除颤,为他争取了黄金急救时间,二是邵逸夫医院多学科联合诊治为患者的恢复保驾护航。”王长亮医生感慨。

进一步评估心源性猝死原因

为后续治疗和减少复发做准备

“11月2日飞到杭州,进到ICU看到儿子全身插满管子,昏迷不醒,没想到这么短时间他就完全清醒,有记忆,能认出我们,就跟做梦一样。”老俞感慨。

阿修住进邵逸夫医院下沙院区心内科病房后,专家团队为他安排了心电图、心脏超声、心脏核磁共振等系列检查,排查阿修心律失常的原因,神经内科也将进一步检测阿修神经功能恢复情况。

最近一次心超提示,阿修心肌致密化不全,这是一种比较罕见的遗传性疾病。

“心肌没有发育好,呈现蜂窝样,久而久之会导致心脏扩大、心功能下降,可能诱发恶性心律失常、室颤或心源性猝死等不良事件的发生。但患者这次心脏骤停是不是和心肌致密化不全有关,还需要进一步排查。” 邵逸夫医院下沙院区心内科林建伟副主任医师提道,“在询问病史过程中,我们了解到患者生活作息不规律,经常熬夜,这可能也是诱发疾病的原因。”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金晶 通讯员 王家铃 李文芳 张译丹    编辑:邹卓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