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热词:

您当前的位置 : 杭州网健康>热点关注>
两户二胎家庭的亲子关系
发布时间:2020-01-09 07:00:00 星期四   都市快报

最近一期的《奇葩说》中的一个论题——“生二胎必须经过老大同意吗”火了。作为正方辩手的詹青云提到一点,如今谈及父母这个身份,人们总是习惯性地赋予他们非常神圣且充满赞誉的称号,但往往很多时候孩子却被父母的所作所为震惊,甚至失望,其实父母这个身份才是最需要资格考试的,而老大的同意就是那道考题。可能很多父母觉得孩子年纪尚小,不懂事,不成熟,但其实孩子就像是一面镜子,时刻在反映着这个家庭的真实。她的“父母最需要考试”的观点,引发网友热议。

的确,生了二胎的家庭,父母面临着家庭中的新关系,他们在这场考试中的成绩怎么样?

前段时间,杭州一位老师发了个让人看了有点揪心的朋友圈,写的是二胎家庭中的大宝兵兵的近况:

一个下午,都在处理一个孩子的问题:一个原本书写美观、成绩在年级前列的孩子,这学期开始学习一落千丈,跟同学冲突不断,打起架来凶狠无比,眼神骇人!刚约了家长来谈,二胎妈妈没说两句,眼泪先流下来了,二胎着实辛苦,大的又不省心,外婆来帮忙带娃,对着大的横加指责,爸爸动不动就打,自己也是烦躁得不行,甚至有时候大的来逗小的,也要被批一顿!自己也是内疚得不行,但是现状又难以更改。我刚刚跟孩子谈,一句: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孩子眼泪就下来了,也是真的心疼,一直处在负面评价中,索性就放弃自己了!十来岁的孩子,要自己承担这么多,还会觉得是因为自己不够好才会经历这些,怎么想都是难过的!用力地抱了下他,告诉他,经历的都会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要做最好的自己,不要管别人的想法,希望,能有那么丁点的作用吧!

这位老师带的是小学五年级,她班上差不多一半的孩子来自二胎家庭。这些孩子11周岁左右,在家中都是老大。其中多数孩子能够很好地适应家里添了个弟弟或妹妹。但有几个孩子,弟弟妹妹已经两三岁了,还是没法适应,成绩也不停下滑,兵兵就是其中一个。

她发现,这些孩子的家长,以前只有一个孩子时,管得很仔细,亲子关系也很好,有了二胎后,怎么就处理不好家里的新关系了呢?

来自浙江省卫计委的数字显示,放开二胎政策后,2016年浙江省的新出生人口中,二胎占比46.60%,2017年为53.37%。而最近杭州一所中学分别调查了两个年级的二胎家庭情况,一个年级占比68.2%,一个年级占比65.2%。

这些数字虽然并不能代表全部,但二胎家庭的比例确实越来越高了。

一天放学后,我见到了兵兵,他一路飞奔而来,额头上还微微冒着汗。他已经小学五年级了,脸上还满是稚气。

我摸一下他的脑袋,问他最近为什么老跟同学打架?他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不是想象中眼神阴郁的少年,这分明还是个能感受爱的充满稚气的孩子。

老师说,兵兵的变化从半年前开始。以前,他的成绩在年级排在前列,还

拿过两次年级奖学金。但自从半年前弟弟出生,他的成绩开始直线下滑。以前漂亮的书写不见了,明朗的笑容也不见了。老师表扬他或批评他时,他经常面无表情:“没有一丝波澜,这是最可怕的。”

这半年来,他的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会让他有这么大的变化?

兵兵说,弟弟是半年前来的,他本来很期盼这个弟弟。可是妈妈快生弟弟时,爸爸就说家里太挤了,张罗着去对面那幢楼租了个小套,说他们父子俩一起住过去。而在之前的十年,妈妈每天就围着他转。爸爸经常出差,直到四年级时,兵兵还是和妈妈一起睡的。

兵兵觉得,自己的不开心是从弟弟出生那天开始的。因为弟弟生下来有点小问题,在新生儿监护室住了几天。可能爸爸妈妈特别担心吧,他感觉爸爸那段时间心情特别不好,每次从医院回来,看到他就特别烦躁,他稍微做点调皮的事,爸爸就会狠狠打他一顿:“那时候,我就有点恨弟弟了。”

不过,当弟弟从医院回来,看到他那么小那么萌,兵兵也很喜欢。上学前、放学后,他总想跟弟弟玩一会儿。可是,为了照顾妈妈和新生的小弟弟,外公外婆都从外地赶来,家里本来就小,人一多就显得更挤。

爸爸怕他学习没法静心,还说想培养他的独立性,每天一吃完晚饭,就急着赶他去租的房子那边写作业。兵兵一个人背着书包坐电梯下楼,走进对面那幢楼,一路上,听着知了的叫声,他都觉得心烦。而且,下楼的电梯门关上时,他还能听到

家里弟弟咿咿呀呀的声音和爸爸妈妈外公外婆的笑声,那时就觉得自己特别特别孤单。

一个人在租来的房子里写作业,兵兵常常没法静下心来。他想妈妈,想弟弟,但想到爸爸不让他回去,于是,听着楼下小区里小朋友们玩耍声,他就想跑下楼加入他们一起玩。这样,他作业常常做得不好,爸爸吃好饭过来,看他没有专心,常常又是一顿打。晚上爸爸催他睡觉,可灯关上后,他常常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爸爸妈妈总是爱你的,对吧?”

他迟疑了几秒钟后,才回答:“应该爱吧。但我觉得他们没以前那么爱我了。以前夸我的时候占90%,批评占10%。现在批评占60%,表扬最多40%。”他偷偷告诉我,前几天他看过妈妈手机的朋友圈,“以前妈妈朋友圈里都是我,有了弟弟以后,我看她大部分发的都是弟弟。有一次,我逗弟弟,问他‘1+1等于几’,他凑巧地发出了类似‘2’的声音,爸爸妈妈外公外婆都觉得他好能干,都发到朋友圈了。”

“如果现在有魔法棒,你最想实现什么愿望?”我问。

“希望爸爸经常出差!”兵兵脱口而出。

我跟兵兵的妈妈见了两次,每次爸爸都在出差。

说起兵兵的变化,她仿佛有一肚子话,却不知从何说起。我告诉她,兵兵在被窝里偷偷哭和偷看她朋友圈的事,她一脸惊讶:“啊,还有这样的事情!”

第二次见面,在她家里,阿姨出去买菜了,兵兵在房间里做作业,她一边跟我们聊天,一边管着在婴儿车里的二宝,时不时还要催一下兵兵作业的进度。

兵兵的爸爸说,自己做设计工作,比较忙,大多时间要出差。兵兵小时候,有一年,他曾经出差过200天。小学三年级前,兵兵是外婆带的。他觉得孩子的学习习惯不够好,于是那时起,妈妈开始全职在家管兵兵。兵兵喜欢吃肉,妈妈就经常给他煎好吃的牛排。兵兵做作业,她会陪在旁边。爸爸说,之所以想要二胎,是妈妈想让兵兵有个伴,将来等他们夫妻俩老了,兵兵的担子不会那么重。

爸爸觉得,兵兵不够独立,在二宝快生之前,他跟孩子妈妈说,要想办法让老大独立了。于是,在妻子怀孕八个月时,他就去小区另外一幢楼租好了房子。妻子各种不舍得,为了这事,两人吵了好几次。妻子直到生二宝的前一天,晚上还是陪着兵兵入睡的。二宝生下来后,她自己精力顾不过来了,慢慢地放手了。

二宝刚生下来那个月,兵兵爸爸特别焦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迎接二宝的到来。请了岳父岳母来帮忙,还请了月嫂,他还是觉得人手不够,还想去叫自己的爸妈。“但家里人越多,越是复杂。”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黄莺    编辑:邹卓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