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热词:

您当前的位置 : 杭州网健康>热点关注>
他靠ECMO创纪录地坚持了46天 终于等来了肺源
发布时间:2019-06-21 06:00:00 星期五   都市快报

这个新闻要从一年前说起。2018年3月的一个夜里,浙大二院滨江院区综合ICU(重症监护室)病房外,静悄悄的。此起彼伏的仪器滴答声,护士们忙碌的脚步声,都显得格外响亮。

就在离这里不到十米的走廊处,一个瘦瘦小小的女性身影,正着急地收着席子。值班的综合ICU主任黄曼主任医师正好路过,女人连忙说:“黄主任,我不会挡道的,我就躺一会儿,马上收起来。”

ICU病房家属每天仅有15分钟的探望时间,为什么不去外面开个宾馆,住得舒服点?黄主任问。女人低下头,含着泪说,这里可以靠先生更近一些。

也许就是这句话,给了黄曼主任更大的勇气。虽然这时,女人的丈夫已经因为重症甲流入住ICU病房一个多月了,唯一的希望是双肺移植!但是肺源还没匹配到,但感染、并发症每一天都在发生……

突如其来的一场重症甲流

2018年2月16日,大年初一,来自富阳46岁的丁先生在太太的搀扶下来到浙大二院滨江院区急诊发热门诊。此时的他已经发烧快一周了,体温高达41℃,在当地医院挂了三四天盐水,迟迟不见好。

虽然意识清醒,他还能步行去做检查,但呼吸很急促、面色紫绀,病程发展得很快。发热门诊医生一看,判断这并不是普通的发烧感冒,立刻将其转至抢救室。

“如果半小时内不对患者进行呼吸干预,随时可能出现心脏骤停。”急诊科紧急气管切开给予呼吸机辅助呼吸,纯氧吸入情况下只能维持氧饱和度在70%~80%。病人情况危急。

当天综合ICU值班医生胡妍婷接到急诊室会诊电话急忙赶来,看了以后吓一跳,如此危重的病人,在急诊滞留的时间越短越好。她立刻联系科室腾出一张床位,以最快的速度进行转运。终于,在下午4:30,丁先生被顺利地收治到综合ICU。

黄曼主任当天刚好也在医院。她当机立断,只有通过ECMO支持才有可能维持患者的生命体征。但是时值春节,甲流横行,科内危重病人已有十几位,ECMO已经全部在线运转。情况紧急,黄曼主任通过医院内各方调节,终于匀出一台,从解放路院区运送至滨江院区。这时,距离丁先生入院过去了16小时。

ECMO置管的过程也困难重重,因为丁先生的血小板只有79*10^9/L,置管极易引起出血;再者因为春节期间科内医务人员相对较少。

“我信任你们,请你们救救我先生。”丁太太个子不高,瘦瘦的,虽然有些惊慌,但在与医生沟通后,她坚定地说,支持医生的决定。

当晚7:00,黄曼主任团队为丁先生装上了ECMO。

当天也立即进行肺泡灌洗液宏基因组测序,诊断为甲型流感病毒H1N1阳性,病毒侵袭肺脏非常迅速,已形成1型呼吸衰竭、脓毒性休克。ECMO和呼吸机联用,以及进行俯卧位治疗,也只能勉强维持丁先生的生命体征。

双肺移植是唯一活路

等丁先生再次恢复意识时,他已经在综合ICU里躺了快两周时间了。

在ECMO使用近15天左右,他的双肺只出现了一次短暂的好转,但多脏器功能开始出现衰竭,各项检查指标显示他是个恢复几率比较小的双肺纤维化。

黄曼主任请胸外科主持工作的吴明教授会诊,两人根据丁先生的病情,觉得唯一的活路——就是双肺移植。

丁先生意识越来越清醒了,与医生沟通后,他说,夫妻俩都支持医生的决定,没到最后一步,绝对不会放弃。于是,黄曼主任和吴明教授的双线救治启动。

吴明教授负责联系肺源。病人的情况刻不容缓,但是肺源的匹配却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他院内院外同步寻找,医院内联系OPO移植小组,在院内寻找匹配的肺源,同时,也在国家供体网络平台上寻找匹配。

在综合ICU,有专门的肺移植小组,单间、专医、专护全程管理。一对一护理每天监测他的生命体征、检验检查等结果,根据结果实时调整抗生素以及抗病毒药的剂量和种类;每天全身洗必泰擦洗,消除他身上的定植菌;此外,还需精心护理各种置管,为每个置管口彻底消毒;为他安排每天的康复锻炼,防止肌肉萎缩等。

病毒性肺炎导致丁先生的肺严重纤维化,而在ECMO使用下,他出现了合并感染,并且出现肺损伤之后的气压伤,突发右侧自发性气胸。

ECMO长期使用,容易引起血流感染,或导致凝血系统问题;而气管切开呼吸机使用,容易引起呼吸机相关性肺炎;肺部渗出、气胸从而使用胸腔引流管;导尿管可能引起泌尿系统感染……每一个环节出问题都是致死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治疗手段可以说是到达极限,每个人都在等待,都顶着巨大的压力,像一根被拉得很长很长的橡皮筋,随时会崩塌。

黄曼主任每天都会来ICU病房与丁先生唠唠嗑,鼓励他,还会与他开开玩笑。她也总会在出病房时遇上丁太太,初春的天气还有一些寒意,丁太太却坚持睡在走廊上,只为离丈夫更近一点,这给了黄曼坚持下去的信念。

“他夫人真的了不起,她还说过,即使没有抢救成功,依然会给予感谢。”黄曼回忆说,丁太太在全程中都对医务人员给予极大的信任和支持。医护人员用尽全力,等待肺源的30天里,也是ECMO使用的46天里,虽然每一天都在出现新的威胁,但丁先生都没有出现血液感染,这也可以称得上是奇迹。

合适的肺源出现了

2018年4月2日,这是个幸运的日子,合适的肺源出现了!

吴明主任紧急安排双肺移植手术。双肺手术的难度极高,要克服的手术风险包括胸腔广泛粘连造成的手术视野不清楚,手术创面广泛的渗血,手术过程中心功能不稳定,随时面临心跳骤停等等。

术前,黄曼主任团队为丁先生的ECMO换了膜肺,这也为手术创造了条件。因为手术中,丁先生的ECMO仍不能停,它需要在移植过程中给予肺的替代作用。

麻醉对于丁先生这样的重症患者也是一大考验。麻醉科在整个手术前充分准备预案,手术当中和主刀医生及时沟通,随时根据生命指标的变化作出针对性的处理。保证了手术的顺利进行。

历经6个多小时,双肺移植手术终于结束。丁先生重新入住综合ICU,在他曾经濒临死亡一度绝望的地方,他开始了新生。

术后第二天,工作46天的ECMO终于撤除了;第三天,撤除呼吸机;第四天,实现床上坐起;第五天,拔除胸腔引流管,并在康复师协助下可以床边走动……术后第15天,丁先生情况日趋稳定,在吴明教授和黄曼主任的评估后,丁先生转到胸外科病房进行进一步的康复锻炼。

“黄主任,下一次我一定会走着来见你。”离开ICU病房前,丁先生对黄曼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没有食言,一年后,我走着来看你了

在丁先生的整个救治过程中,国内肺移植第一人陈静瑜教授指导并参与了抢救治疗。当他得知抢救成功的消息以后,高兴地指出,这是目前为止国内甚至可能是世界上经过最长时间的术前ECMO等待后双肺移植获得成功的病例。在得到陈教授的肯定和提醒后,吴明和黄曼团队仔细查询了全世界的医疗文献。果然,他们在不经意间创造了一个世界纪录。

前不久,吴明教授团队与黄曼主任团队共同在《The Annals of Thoracic Surgery 》(《胸外科年鉴》,世界胸科领域TOP杂志)发表相关论文,这是业内领域对中国危重病人肺移植事业的肯定,也将中国创造的“双肺移植前用ECMO体外支持时间最长”的世界纪录载入史册。

吴明教授说,丁先生的重生是所有医务人员和病人本身及家属全力以赴的结果,46天长时间的ECMO支持非常不易,所有的脏器功能几近崩溃,移植术后的脏器功能重建以及抗感染、康复等工作都是难点。

昨天,距离丁先生移植手术成功已过去了一年两个月零13天,丁先生夫妻俩携手回到了浙大二院。

“很感谢浙大二院的医护人员,我现在也常常会去吴主任门诊坐坐。”丁先生说,在过去一年多里,他比任何人都珍惜生活,也一直在家坚持康复锻炼。现在,在跑步机上匀速走个一两小时,完全不在话下。

丁先生还握着黄曼主任的手说:“我没有食言,走着来看你了!”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陈彦汝 通讯员 方序 王意菁 童小仙 周昀洁    编辑:邹卓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