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热词:

您当前的位置 : 杭州网健康>热点关注>
心脏怦怦乱跳还频繁被“电击” 五十六岁大叔身心几近崩溃
邵逸夫医院多学科合作打赢了这场“心跳”生死战
发布时间:2019-12-31 07:00:00 星期二   每日商报

一说起“心脏怦怦跳”,总给人一种心动不已的美好想象。但是,如果真的心脏怦怦乱跳,甚至飙到一分钟跳160下,是一种怎样体验?

今年56岁的何大叔(化名)就是这样一位“心脏乱跳”的患者,而他的生活被失控的心跳折磨得苦不堪言。好在,通过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心血管内科、心外科、麻醉科、ICU等多学科团队的共同努力,他成功接受手术,心跳恢复规律。

一分钟心跳160次 频繁被“电”击到跳起

何大叔曾是一名跑运输的司机。10年前,因为得了风湿性心脏病,他做了开胸手术并进行了主动脉瓣膜置换。渐渐地,生活回归正常,可谁料到,病魔再次降临。

“2017年初,我突然觉得心跳加速,突突突地狂跳,感觉整颗心就要蹦出来了。”他回忆道,家人赶紧拨打“120”,把他送到当地医院抢救。结果,何大叔被确诊为室性心动过速(简称“室速”),合并器质性心脏病,是一种恶性心律失常。

在当地医院治疗后并没有明显起色,何大叔前往上海求医,为了防止室速引发猝死,医生为他植入了心律转复除颤器(ICD),并使用药物治疗来防治室速。

可没撑过一年,药物也不起作用了。并且,另一种痛苦体验也突然而至。一天夜里,何大叔睡梦中猛然惊醒,整个人被电击得从床上直接弹起来。原来,那天晚上,他的室速再度发作。这次,ICD启动工作,放电除颤。

而这之后,因为这颗怦怦乱跳的心,他身上的ICD频繁上线工作,有时甚至一天要放电四、五次,这心惊胆战的恐怖体验让何大叔的身心几乎崩溃。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抱着一线希望,何大叔和家人来到邵逸夫医院心内科找到蒋晨阳主任医师。“经检查,药物治疗已无效,患者身体内环境已严重紊乱,肾功能越来越差,肌酐飙高。”蒋晨阳表示,他有三种选择,一是做难度极高的外科手术,二是去外省做射波刀,三是等待心脏移植。

最终,何大叔决定留下,在邵逸夫接受外科手术。“医生,我老爸就交给你们了,外科手术最后一搏,我们愿意和死神跑跑看,这10多年下来,我们都知道老爸病情的严重性,你们不要有顾虑,我们信任你们。”儿子小何的一句话,给了所有专家团队强有力的支持。

多学科通力合作 打赢了这场生死战

术前,心血管内科、心外科、麻醉科、ICU专家聚在一起,一次次评估讨论患者的病情和手术的可能,反复研究确定手术方案,准备好各种应对措施。12月23日上午8点,邵逸夫医院庆春院区28号杂交手术室,一场异常艰难的手术开始了。

麻醉科专家按原定计划使得左肺瘪气,为外科手术创造条件。心外科韩杰主治医生从第五肋间外侧,开了道五、六厘米左右的口子进入,发现心包黏连相当严重。韩杰按照术前准备做完心脏游离,将手术的下一棒交给心内科刘强主治医生。

“三维标测后我们顺利发现了室速的来源区域就在我们游离的位置。之后我们又用心腔内超声确定位置,最后在左心室后组乳头肌对应的心外膜发现了病灶点。”刘强说,“经过检查,确认病灶所在部位心脏表面没有血管,进行消融。”

消融后,效果立竿见影。心电图显示,麻醉前还像小马达一样每分钟狂跳160下的心脏,消融开始后数秒即恢复到每分钟70多下的规律心跳。最终,这场难度高、风险大的手术顺利完成。

“总算能睡个安稳觉了,心也终于平静了。” 躺在邵逸夫医院心内科病房,何大叔由衷感谢邵逸夫医院的多学科团队,给了他新生命和新生活。


来源:每日商报    作者:记者 王然 通讯员 王家铃 李文芳    编辑:邹卓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