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热词:

您当前的位置 : 杭州网健康>热点关注>
世卫组织(WHO)发布首部高血压指南 针对高血压治疗提出了8条建议
发布时间:2021-08-30 11:35:47 星期一   都市快报

2021年8月25日,由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和世界卫生组织(WHO)主持撰写的首份《全球高血压流行趋势综合分析报告》发表于《柳叶刀》杂志。

同时,世卫组织还重磅发布了《WHO成人高血压药物治疗指南》,提出了协助各国改善高血压管理的新建议。据悉,这是世卫组织发布的首部高血压指南。

报告指出,在过去30年中,全球30-79岁高血压患者人数翻倍,从6.5亿人增加到12.8亿人。尽管高血压容易诊断和治疗,但全球近一半人不知道自己患有高血压,约80%患者没有控制血压达标。

高血压与全球每年超过850万人的死亡直接相关,是中风、缺血性心脏病、其他血管疾病和肾脏疾病的主要危险因素。控制好血压可使中风减少35%-40%,心梗减少20%-25%,心衰减少约50%。

与此同时,《WHO成人高血压药物治疗指南》发布,为改善全球高血压检测和管理提供了基于最新证据的一系列建议,包括起始治疗的血压水平、药物选择、血压监测目标等8大项建议。

建议1

启动药物治疗的血压阈值

对确诊为高血压且收缩压≥140 mmHg或舒张压≥90 mmHg的个体开始药物降压治疗。

对患有心血管疾病且收缩压为130-139 mmHg的个体进行药物降压治疗。

对没有心血管疾病,但有高心血管风险、糖尿病或慢性肾病且收缩压为130-139mmHg的个体进行药物降压治疗。

注意事项:

应不迟于高血压诊断后4周开始药物治疗。如果血压水平过高(例如收缩压≥160 mmHg或舒张压≥100 mmHg),或伴有终末器官损害的证据,应立即开始治疗。

建议2

实验室检测

在开始药物降压治疗时,建议筛查合并症和继发性高血压,但前提是检查不会延迟或阻碍开始治疗。

注意事项:

建议的测试包括血清电解质和肌酐、血脂检测、糖化血红蛋白(HbA1C)或空腹血糖、尿试纸和心电图。

相比之下,“地平类降压药”(CCBs)更适合不经实验室测试就开始使用。

建议3

心血管疾病风险评估

建议在药物降压治疗启动时或之后进行心血管疾病风险评估,但仅在可行且不会延误治疗的情况下进行。

注意事项:

大多数收缩压≥140 mmHg或舒张压≥90 mmHg 的患者都需要药物治疗,在开始治疗前不需要评估心血管疾病风险。

心血管疾病风险评估对于收缩压130-139 mmHg的患者是否启动药物治疗的决策最重要。

对于高血压患者,必须识别和适当治疗其他风险因素,以降低总心血管风险,这至关重要。

心血管疾病风险评估系统可根据当地情况选择。

心血管疾病风险评估不应影响降压治疗的及时启动和/或患者随访。

建议4

一线药物选择

对于需要药物治疗的高血压成人,世卫组织建议使用以下三类降压药中的任何一种作为初始治疗(强烈推荐,高质量证据):1.噻嗪类药物(利尿剂);2. 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ACEis,“普利”类),或血管紧张素受体阻滞剂(ARBs,“沙坦”类);3. 长效二氢吡啶类钙通道阻滞剂(CCBs,“地平”类)。

注意事项:

优先选择长效降压药。

需要考虑使用特定药物的情况包括:65岁以上患者或非洲裔患者可选用利尿剂或 CCBs,缺血性心脏病患者可选用β受体阻滞剂,严重蛋白尿、糖尿病、心力衰竭或肾病患者可选用ACEis/ARBs。

建议5

联合用药选择

联合治疗最好是以单药复方制剂作为初始治疗,以提高依从性和持久性。联合治疗中使用的降压药应从以下三类药物中选择:利尿剂(噻嗪类)、ACEis/ARBs和CCBs。

注意事项:

当基线血压高于目标血压≥20/10 mmHg时,联合药物治疗可能特别有价值。

建议6

血压控制目标

所有无合并症的高血压患者,血压治疗目标为<140/90 mmHg。

高血压且合并已知心血管疾病患者,收缩压治疗目标为<130 mmHg。

高血压高危患者(心血管疾病高危人群、糖尿病患者、慢性肾病患者),收缩压治疗目标为<130 mmHg。

建议7

病情评估频率

在开始或更换降压药物后,每月进行一次随访,直到患者血压达标。

血压得到控制的患者,每3-6个月进行一次随访。

建议8

非医师类的专业人员能否提供治疗

世卫组织建议,药剂师和护士等非医师专业人员可以提供高血压药物治疗,只要满足以下条件:适当的培训、有处方权、有具体的管理方案和医生的监督。具体情况取决于当地规定。

对药物的使用更为积极 更强调药物治疗的重要性

高血压发病的危险因素有很多,如超重肥胖、饮酒、精神紧张、缺乏运动、家族遗传等。

“临床中,我们对于一些初诊患者,会根据个体情况,建议先通过生活方式的调整,比如限盐、减重、多运动,戒烟、限酒等。如果通过生活方式的调整依然不能控制血压的,再考虑采用药物治疗。”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心内科负责人蒋峻主任医师介绍,在WHO的高血压指南建议中,没有过多强调通过生活方式的改变来控制血压,而是对于药物的使用更为积极。

比如,指南中明确建议,“对确诊为高血压且收缩压≥140 mmHg或舒张压≥90 mmHg的个体开始药物降压治疗;对患有心血管疾病且收缩压为130-139 mmHg的个体进行药物降压治疗;对没有心血管疾病,但有高心血管风险、糖尿病或慢性肾病且收缩压为130-139mmHg的个体进行药物降压治疗。”

同时还建议 “不迟于高血压诊断后4周开始药物治疗;如果血压水平过高(例如收缩压≥160 mmHg或舒张压≥100 mmHg),或伴有终末器官损害的证据,应立即开始治疗。”

蒋峻说,这些信号充分明确了药物治疗的关键作用,建议患者更积极地治疗,在医生指导下合理规范地使用降压药,尽早控制血压达标。生活方式改变当然是非常重要和基础的治疗方法,但是需要高度自律和长期坚持,对不少患者来说还存在挑战。

强调药物干预的重要性,是因为在全球范围内,正由于高血压的患病率高、危害性高,但很多人对高血压并不重视。门诊中发现,不少高血压患者对控制血压存在误区。

有些患者认为“血压高不要紧,只要没有出现不适症状,就不需要吃药”。实际上,高血压的初期一般没有症状,但是没有症状不等于没有危害,在血压升高的那一刻开始对各个器官的损害就已经开始。所以一旦发现血压升高,无论有没有症状,都应该遵医嘱规范用药。

明确用药指导及相关检查

可操作性更强

蒋峻介绍,在指南中,还针对高血压治疗药物治疗给出了明确建议,旨在能更好地指导临床医师实践,让高血压的临床诊治有据可依。

指南对一线降压药物的选择给出了相对明确的规范及限定,对联合用药的选择也给出了明确建议,并根据患者不同的年龄、基础疾病等情况,作出了不同的用药提醒。给临床医生提供了指导性的推荐意见,可操作性非常强。

此外,指南中还明确了血压控制目标,以及后续对病情的评估频率,也进行了较为明确的说明。

在指南建议中,还明确建议在开始药物降压治疗时,筛查合并症和继发性高血压。筛查项目包括血清电解质和肌酐、血脂检测、糖化血红蛋白(HbA1C)或空腹血糖、尿试纸和心电图。

蒋峻主任医师说,很多疾病都会导致血压升高,筛查的目的是为了明确病因。在所有的高血压当中,有5%左右的高血压是由于其他疾病所致,如内分泌疾病、肾脏疾病、肾动脉狭窄、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等,这类高血压只要病因去除,血压可以恢复正常,称为继发性高血压。

通常来说,年轻人出现不明原因的血压升高,首先需要排除继发性高血压。但继发性高血压只占一小部分,属于“少数派”。还有95%的高血压没有明确的病因,是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共同导致的结果,称为原发性高血压。除了少数高血压较轻的患者,通过调整生活方式,可以降低血压、在医生指导下减药甚至停药以外,大部分患者都需要终身用药。

考虑不同地区的实际情况

普适性更广

蒋峻介绍,WHO出台的指南建议还具有很强的普适性。指南充分考虑了不同地区的经济水平和医疗能力,尤其是那些医疗资源欠发达地区的患者,如果没有相应的医疗条件,比如医生资源不够,难以大范围地开展心血管疾病风险评估,或是当地医疗资源有限,无法筛查高血压相关合并症和继发性高血压,也可依据指南的推荐,采取普适性的治疗措施。

比如,指南中提到,“地平类降压药”(CCBs)更适合不经实验室测试就开始使用。还提到“大多数收缩压≥140mmHg或舒张压≥90mmHg的患者都需要药物治疗,在开始治疗前不需要评估心血管疾病风险。”

针对医疗人员不足的情况,世卫组织在指南中建议,药剂师和护士等非医师专业人员可以提供高血压药物治疗,需满足以下条件:适当的培训、有处方权、有具体的管理方案和医生的监督。具体情况取决于当地规定。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俞茜茜 通讯员 方序 童小仙    编辑:邹卓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