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热词:

您当前的位置 : 杭州网健康>曝光>
杭州警方重拳整治涉“笑气”违法犯罪
发布时间:2020-05-12 10:45:30 星期二   杭州日报

“笑气”,学名一氧化二氮,是一种无色带甜味的气体。“笑气”本是应用于医学麻醉、食品加工等领域的物品,却因为被不法分子利用,成了“不是毒品的毒品”。长期吸食“笑气”对人体的危害与毒品类似,在成瘾性上也与毒品相同,近年来,“笑气”成瘾的现象呈增长之势。

昨天下午,杭州警方召开发布会,通报了近期开展“笑气”专项整治的工作成效。记者从会上了解到,此次专项整治期间,杭州警方以等同于打击毒品犯罪的力度重拳整治涉“笑气”违法犯罪活动,成功打掉5个盘踞在我市的贩卖“笑气”犯罪团伙,斩断了这一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黑色产业链,对吸食滥用、非法经营“笑气”的不法者进行了有效震慑。

500余起疑似警情,“笑气”滥用引发公共安全问题

有这样一组数据,足以令所有人警醒:据统计,2019年以来,我市公安机关接到的疑似涉“笑气”警情多达500余起,涉及自残、经济纠纷、寻衅滋事、聚众淫乱、强奸等案(事)件。因吸食“笑气”引发的极端事例及其伴生的其他违法犯罪行为频频发生,“笑气”滥用问题已对社会的公共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

然而,吸食“笑气”的工具极具隐蔽性,并不那么“明晃晃”。民警向记者展示了吸食“笑气”的工具:一个“笑气”钢瓶、一个奶油发泡枪、一只气球。“吸食者通常围坐在一起,将‘笑气’灌装到奶油枪内。”民警介绍,吸食者会把奶油枪的枪口(也就是奶油出口)对着气球充气,“充到差不多了,吸食者就用嘴对着气球入气口吸食,以此获得快感。”

民警在办案中发现,一些瘾大的吸食者,一晚上就能用掉三四箱“笑气”钢瓶,相当于1000余个,而这些“笑气”价格昂贵,吸食成瘾者为负担这笔费用,往往会走上不归路。

5个犯罪团伙覆灭,90后涉案人员竟占七成

去年年底,杭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在工作研判中发现,林某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利用成教招生中介的身份作为掩护,在钱塘新区大肆向年轻群体贩卖“笑气”,日交易金额超过万元。

钱塘新区的案件还未解决,拱墅区也发生了非法贩卖“笑气”的案件。杭州市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着手将上述两起案件串并侦查。通过对林某某犯罪团伙案件和拱墅“笑气”案件同步分析研判,专案组迅速锁定了5个利用网络手段非法经营“笑气”的犯罪团伙。

在分析案情时,民警发现这些与“笑气”相关的案件有以下两个特点:其一,涉案人员呈现低龄化,90后占七成,00后占两成,甚至还有少数未成年人;其二,犯罪团伙的作案手法具有隐蔽性和迷惑性,他们通过互联网发布“出货”信息,招收“分销代理”,不断引诱他人上钩,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经过连续几个月的缜密侦查,专案组认为抓捕时机已经成熟。5月7日凌晨,杭州警方出动370余名警力,分67个抓捕组,在江苏、上海及我省多地展开集中抓捕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72名,查处非法仓库5个,缴获“笑气”钢瓶10万余个,查扣涉案资金近250万元、涉案车辆4辆,并捣毁设在外省的非法“笑气”加工点1个。

非法暴利催生了灵魂和身体的堕落

在侦办相关案件时,一些现象令民警痛心:一面是不法分子通过贩卖“笑气”不断牟取暴利,另一面则是年轻男女因为吸食“笑气”成瘾,导致了灵魂和身体的堕落。

犯罪嫌疑人化某良曾是餐饮行业的一个老板,2017年,他偶然接触了“笑气”。当时,杭州警方正对以冰毒为代表的第二代毒品展开高压打击,冰毒在非法市场上的供给严重萎缩。然而,“笑气”一直未被列入麻醉药品或精神药品的管制目录,化某良认为这是一个“商机”,便开始采用隐蔽的手段将“笑气”推销给身边的人。他先让别人免费“尝鲜”,然后采取“饥饿营销”,顺利地打开了“市场”,并迅速占据了“市场份额”。

做惯餐饮生意的化某良将老本行的营销套路完全移植到了非法贩卖“笑气”上,他一手抓好老客户的“服务工作”,固定消费群体,另一手还不遗余力地拓展“分销组织”,不断发展下线,企图进一步实现“市场垄断”。短短一年时间,化某良就组织起了一个四层的“分销网络”,每一层都按50元至100元的金额赚取差价。简单地说,化某良按照每箱300元的价格“出货”,经过“分销网络”层层加价后,到了“笑气”吸食者手上,每箱的价格已高达650元。经查,2019年4月至今,化某良共非法贩卖“笑气”2万余箱,从中获取暴利700余万元。

化某良倒是过上了挥金如土的日子,而很多年轻人却陷入了噩梦般的人生,成芳(化名)就是其中之一。正值花样年华的她因为吸食“笑气”成瘾,不堪负担每天上百瓶“笑气”的开销,竟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甚至拉上其他女性同伴以“陪吸”的名义提供性服务,而她则从中赚取提成。被抓时,成芳已是疾病缠身,等待她的不仅是可能终身无法逆转的病痛折磨,还有法律的制裁。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通讯员 傅宏波 记者 李维和    编辑:邹卓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