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热词:

您当前的位置 : 杭州网健康>热点关注>
三个糖尿病病人
发布时间:2019-11-15 06:00:00 星期五   都市快报

据统计,我国糖尿病的发病率接近10%。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我国有1亿多糖尿病人,可能每10个人中就有1个糖尿病人。更可怕的是,还有约15%的人正处于糖尿病前期,是糖尿病的坚实“后备军”。

并且,随着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的改变,糖尿病越来越年轻化。浙江省中医院党委书记、省级名中医黄琦教授的感受特别明显,以前门诊里的糖尿病人起码是四五十岁、五六十岁,现在二三十岁的,甚至十几岁的,都很常见了。发病率的居高不下和发病年轻化,糖尿病俨然已成为我们国家一大“甜蜜”的负担。

由于糖尿病在早期没有明显异常症状,大部分糖尿病人在开始的时候并不会去重视自己的疾病。他们不知道,比糖尿病本身更可怕的是由此产生的并发症,有不少糖尿病患者不是因为糖尿病而死,而是死于严重的并发症,如尿毒症、糖尿病足、心血管疾病等。

其实,要想远离和控制糖尿病并不难,合理饮食、适度运动、规范治疗,说起来最简单不过的十几个字,但大多数人却很难做到。

35岁时 我的眼睛看不清了

上周五,我在浙江省中医院内分泌科病房见到了糖尿病患者毛毛(化名)。毛毛今年35岁,来自台州。看得出,她是一位爱美的女性,手上涂着车厘子色的指甲油,眉毛是精心做过的半永久眉,根根分明。即使是生病住院,她还是把家里的全套护肤品带了过来,说到即将到来的双十一,她的眼睛一亮,拿出手机给我看了她长长翻不到底的购物车。

说到糖尿病,她的语气缓了下来。12岁的时候,毛毛刚上初中,有一天骑自行车放学回家,骑着骑着眼前一片白,什么也看不到了,差点从车上摔下来。

“我害怕地想,我是不是瞎了,我就那样停在原地,像还珠格格里的紫薇一样,两只手在摸索,一点也看不见。”还好当时离家不远,路过的邻居跑过去帮忙叫了毛毛妈,毛毛被“牵”回了家。

彼时的毛毛还不知道,她和糖尿病的“孽缘”就此结下。那次短暂失明后,毛毛发现自己对光变得敏感了,不能直视阳光,大太阳下出门要戴墨镜才行。不仅如此,体质也变差了,经常发烧,她说那段时间 “都没有心思好好读书”。

15岁那年,毛毛常感觉口渴,“一吨水也不够我喝”。一天晚上,她在家里洗澡,突然一阵眩晕,倒在了淋浴间滑溜溜的地上。花洒的水还在哗哗地流,热气在蒸腾。

妈妈见女儿迟迟不出来便去催促,敲敲门,没反应,再敲,还是没反应,接连喊了好几声毛毛,都没有回应。妈妈意识到不太对,可卫生间的门被女儿锁上了,她急得呀,用力撞了几下撞开了。破门而入后,妈妈见到躺在地上的女儿,大喊一声,连忙关上正在喷涌热水的水龙头,给女儿擦干身体。

紧接着,苏醒过来的女儿被爸爸妈妈带去了医院,当晚,急诊的仪器测不出毛毛的血糖指数,医生推测,毛毛的血糖肯定超过了40 mmol/l,所以仪器检测不出了(正常人血糖不会超过10 mmol/l)。打了胰岛素后,血糖落到了30多,这才检测了出来。

确诊为糖尿病的毛毛,处于懵懵懂懂的状态,她只知道,妈妈从那时起早上不给她吃稀饭了,每顿晚饭不给她吃米饭,只能吃面条,家里的零食、糖果统统不见了踪影,平时逛超市这个不能买那个也不能买。毛毛很生气,为此跟妈妈冷战了一个月,但最终也只能妥协。

到了二十几岁,什么是糖尿病毛毛才大概有点懂了。但她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和小姐妹出去玩总贪吃。长大成人后,妈妈没法时时刻刻管毛毛了,说她几句,毛毛就会顶嘴。

从15岁到25岁,毛毛打了将近10年的胰岛素。生病至今,除了身边最亲的人,其他亲戚朋友都不知道毛毛有糖尿病,有时候和朋友出去玩还要偷偷带胰岛素和针,从不敢和朋友住一个房间。

25岁结婚后,她决定停打,因为160cm出头的她体重有160斤,“爱美之心人人皆有啊,我这些年发胖了快60斤,肯定是打胰岛素打的。”

过了一年左右,她去医院检查,尿蛋白3个“+”,肌酐超标,医生说她的肾有问题了。再后来,血糖的控制变得越来越难,打胰岛素都不管用了。

今年,毛毛的眼睛常常模糊,看不见,去眼科检查是黄斑水肿,打了两针好了,结果3个月后又复发了。于是她来到了浙江省中医院,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医治办法。

“我知道,糖尿病人很多眼睛会看不见。”说起这些来,毛毛有些懊悔,她说自己停打胰岛素后,吃药没太按时吃,有时候出门以为很快会回,就没带药,但没想到在外面吃了午饭才回家,吃药便落下了。“不规律地服药,血糖高上去很容易,降下来却很难了。”

毛毛说,女儿已经在上小学,自己的病越来越严重,眼睛偶尔模糊,偶尔看得清。她很担心,面对未来不知所措。

我出2000万 你能不能治好我的病?

糖尿病说到底是一种“生活方式病”,浙江省中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倪海祥反复强调。从医二十多年,他见到过太多把自己“作孽”的糖尿病患者。

50岁的老沈(化名)是杭州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家中资产过亿。只可惜,他从30多岁检查出糖尿病,到几年前眼睛看不清,两年前患尿毒症,现在每周要到医院做三次血透,没有了健康,赚再多的钱于他而言都毫无意义了。最近,老沈听说可以做肾移植,这样不用做血透,然而医生告诉他,他有尿毒症的根源在糖尿病,即使做了肾移植,效果也不一定好。

老沈绝望,他找到倪海祥,说:“倪医生,我出两千万,你能不能治好我的病?”倪海祥摇摇头,要是两千万能买一台时光机,你倒是可以试一试,时光倒流回去重新开始。

年轻时,老沈频繁于应酬,大鱼大肉,胡吃海喝,不爱吃蔬菜水果,他曾一口气连吃了13只螃蟹。除了应酬,他还爱打麻将,经常打到凌晨两三点,有时兴致来了通宵都打。打麻将就免不了吃夜宵、吃零食。日积月累,1米75个头的老沈,体重达到了180斤。老婆常捏着他腰上的肥肉说,你看你看,都能挤出油了。

知道自己有糖尿病后,老沈丝毫没有在意,坏习惯一样没改。有一次在好朋友家打麻将,半夜12点多,驾驶员忍不住了,拨通了老沈主管医生的电话,“医生,我老板天天麻将打到半夜啊,你管管他!”可是,不要说医生了,家里老婆的话老沈都听不进,他对谁都一副趾高气扬的架势,没人说得动他。

“嘀——血透卡。”20年过去,如今老沈躺在省中医院血液净化中心的病床上,总是忍不住回想,为什么年轻时这么傻。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张煜锌 通讯员 鲍航行 吴枫    编辑:邹卓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