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热词:

您当前的位置 : 杭州网健康>热点关注>
高一男生事事充老大 一言不合就打人
发布时间:2019-10-09 06:00:00 星期三   都市快报

心理健康是健康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年7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对心理健康促进行动提出了明确要求。

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陈致宇表示,作为浙江省内最大的精神心理疾病专科医院,有责任也有义务,为促进民众心理健康努力。

陈致宇说,近年来,医院的睡眠障碍门诊、抑郁症门诊、早期干预门诊等接诊患者数在逐年递增。睡眠障碍、儿童心理问题、老年心理问题、早期干预(青少年心理行为问题早期筛查、抑郁情绪早期发现)等已成为医院关注的重点。

“比如我们的早期干预重点学科,不是简单疾病的早期治疗,而是对大中学生进行早期筛查,发现有情绪、行为等异常现象要及时追踪;再比如我们的睡眠障碍诊疗中心,目前已发展成为国内最大的睡眠诊疗中心之一,全国各地同行都来这里参观交流学习;还有我们加强儿童心理障碍科的发展,做强亚专科建设,焦虑抑郁更加细化,针对有严重躯体疾病的精神疾病患者开设ICU,都是为了给患者更专业的服务。”陈致宇说道。

睡不着睡不好睡太多都是睡眠障碍 尽早寻求专业医生帮忙

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睡眠诊疗中心成立8年多来,接诊的患者人次几乎以每年20%的比例递增。

“睡不着睡不好睡太多,其实都是睡眠障碍。比如失眠问题,其实失眠只是一种表面现象,背后有复杂的原因。以失眠为主诉来就诊的患者中,单纯的失眠障碍只占了20%-30%,更多的人是在失眠后出现了交感神经兴奋性增加,这部分人在临床中占了更大的比例。” 杭州市七医院睡眠诊疗中心主任毛洪京主任医师说。

毛主任前段时间接诊了一个51岁患者沈女士(化名),就是典型的长期失眠后出现交感神经过度兴奋。

沈女士是个要强的女人,事事追求完美。十多年前,她开始出现睡眠问题,常常失眠,每次睡不着,她就吃几颗安眠药,一颗不够就两颗,十多年就一直这么熬下来了。

大概一年前,沈女士月经开始不规律,经常潮热出汗,无缘无故发脾气,同时感觉睡眠变得更差了,吃安眠药的剂量越来越大。

到了半年前,沈女士因为乳腺肿瘤做了个手术。术后一个月,她的睡眠变得一塌糊涂,吃四颗安眠药都不顶用。

因为睡不好,第二天白天她就觉得头晕头痛心慌胸闷,老觉得胃里反酸,喉咙有异物感。去神经内科、心内科检查,没问题。去做了胃镜,除了有反流性食管炎,也没其他大问题。消化科医生建议沈女士去睡眠科看看。

在杭州市七医院睡眠障碍诊疗中心,毛洪京主任详细询问病史、评估后,发现沈女士是因为急躁完美仔细认真的个性特征,之前又长期慢性失眠,近一年多来月经不规律,加上手术应激,使得失眠加重,睡眠不好又导致交感神经过度兴奋。毛主任建议沈女士住院治疗,通过科学规范的评估,找到失眠背后的因,对因治疗,通过两周的治疗,沈女士躯体症状基本缓解,出院后坚持认知行为训练,3个月后,实现不吃安眠药能睡觉的目的。

“沈女士的病程非常有代表性,60%-70%的门诊失眠病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出现这种情况千万不要自己熬,一定要寻求专业医生的帮助,通过科学规范的诊疗,大部分患者都可以实现不吃安眠药睡觉的目的。”毛主任提醒。

高一男生事事都要充老大

一言不合就打人

青少年心理行为问题早期干预很重要

早在七八年前,在关注精神障碍疾病时,杭州市七医院的专家们发现,这些精神障碍疾病很多是从青少年时期开始的,如果在疾病早期,症状还不那么典型,还没完全发展成疾病时进行干预,就会大大降低最终发展成疾病的风险。为此,杭州市七医院早期干预科应运而生,服务的对象都是青少年。

青少年心理专家,杭州市七医院早期干预科王奕權副主任医师说,青少年从青春期开始到大学毕业前,都处于心理不稳定阶段,要面对心理成长、竞争压力、自己个性的稳定、家庭关系等问题,是精神疾病早期高发的年龄段。

上周,王奕權的诊室来了一个高一男生小胡(化名)。小胡从小个性就很急,以自我为中心,事事要做老大,不给他做老大就故意捣乱,甩脸子。

小胡的英语成绩一直在中等偏下徘徊,但他不在乎,觉得成绩不好是家人造成的,跟他没关系。

上了高中,学习更紧张,小胡的英语越发跟不上节奏。他开始埋怨老师,觉得老师不好,还跟学校闹,要求换老师。家人给他报了英语辅导班,他的英语成绩还是跟不上。

这之后,他开始排斥英语,只要学校开英语课,他就罢课不去学校。爸爸跟他谈,他一言不合伸出拳头要打人。家人说得多了,他甚至割腕自残。

眼看着越来越失控,胡爸爸赶紧带小胡找到王奕權。经过评估,填写躁狂量表,王奕權发现,小胡的情绪稳定性非常差。需要马上进行干预处理。

因为小胡对周围的人和事的攻击性太强,王奕權先给小胡用了小剂量的药物稳定情绪,同时做一些辅助的家庭治疗进行情绪自我识别和控制训练,慢慢改变原来的行为模式,逐渐形成良性循环。

“通过综合性干预(药物治疗和非药物的物理及心理治疗)达到沟通顺畅,到最后基本停药,回归正常的学习和自我成长的轨道上来,降低演变成疾病的风险。这就是早期干预的作用。” 王奕權表示。

男性抑郁症患者就诊率上升

躯体疾病加上工作压力

不及时调整容易出现情绪问题

杭州市七医院从2010年开始设立抑郁症专病门诊,从刚开始的年门诊量3000人次,到今年预计达到3万人次,9年9倍的增长速度,足以说明抑郁症的高发。

杭州市七医院情感障碍科主任谭忠林博士对此颇有感触。“这些年,抑郁症除了门诊量增加外,就诊人群年龄也越来越年轻化,有不少是18岁以下青少年,此外,男性患者就诊人数也在增加。”

谭主任接诊过一个40岁男患者林先生(化名),家庭和美,孩子住校,成绩优秀,夫妻关系也不错。

林先生几年前查出患有高血压,一直服药治疗,血压控制得蛮稳定。

半年前,林先生工作岗位调整,新的岗位节奏快,压力大。刚开始,林先生努力适应,主动学习,但上手没那么快。慢慢地,林先生的压力越来越大,出现入睡困难、失眠。

有一次,他发现喝酒可以让自己轻松,助睡眠,他开始每晚喝酒,越喝越多,直到有一天,他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没去上班。

不上班就没有压力,林先生觉得一下子轻松了,但这样的轻松毕竟是暂时的,每天还是有那么多事在后面跟着,他变得特别矛盾。爱人看出了他的不对劲,赶紧带他找到谭主任求助。

通过评估,完善了相关检查后,林先生被确诊抑郁症,有酒精使用障碍,也就是酒精滥用。

之后,谭主任给他进行了相应治疗,包括抗抑郁治疗,改变行为方式,停止饮酒。经过三个月的休整,林先生换了一个相对轻松的岗位,重新上班。

“中年男性,特别是遇到有躯体疾病的同时工作压力又大,如果不去调整,也容易出现情绪问题,需要引起重视。”谭主任说道。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金晶 通讯员 李彬    编辑:邹卓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