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热词:

您当前的位置 : 杭州网健康>曝光>
水滴筹被曝在医院扫楼寻找病人筹善款 宁波有医院称看到这样的地推人员经常驱逐
水滴筹紧急回应:全面暂停线下团队服务
发布时间:2019-12-03 06:00:00 星期二   都市快报

前天,一段卧底“水滴筹”视频登上微博热搜。

梨视频拍客卧底发现:互联网筹款平台“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他们常自称“志愿者”,挨个病床问病人困不困难,需不需要筹款帮助,基本一下午就能扫大半个医院。在发起筹款时,地推员们还会根据模板撰写求助故事。他们对募捐金额填写随意,对求助者财产状况不加审核甚至有所隐瞒,对捐款用途缺乏监督。这些地推人员每单最高提成150元,月入过万,采用末位淘汰。

水滴筹扫楼推销涉及宁波多家医院

视频中出现两家宁波的医院,李惠利医院和鄞州人民医院。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到这两家医院。

李惠利医院方面表示,这起事件跟医院没什么关系,“我们没有在医院发现过类似的事情。”

鄞州人民医院的一名医生说,在这之前,她对水滴筹的了解在于同事们朋友圈的转发,“在水滴筹上,有些病情危重、经济困难的病人,大家一起捐款,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但是,现在怎么了?好事都变成坏事了。”

事实上,在宁波,水滴筹工作人员的“扫楼推销”并不止这两家医院,记者联系了多家医院的医生,他们都表示在住院部看到过类似情况,其中一位医生表示,“我早就不相信这类东西,也不参与任何活动。”

宁波鄞州某医院一位医生看到则表示震惊,她说,医院住院部时常会出现这种扫楼推销的水滴筹工作人员,医院会对这些人员进行驱逐。但是,因为他们看上去像病人家属,有时候管理可能还不是很到位。

“水滴筹的工作人员基本上出入在住院部,在病人床边,突然拿出一张小单子,问病人需不需要水滴筹,我们会帮你筹钱。”

大部分的病人会拒绝,但是对一些经济状况很不好的病人来说,这是一个希望。“病人也不需要做什么事,就准备好一些身份、病历资料,他们会给病人开通账号,撰写求助故事、发起筹款等等,我们医生也会向他们提供一些病历证明等,对于那些经济困难的病人,只要能帮助到他们,我们医生是很乐意配合的。”

前几个月,在这家医院住院的一位尿毒症患者,无依无靠躺在医院的时候,也是水滴筹的“志愿者”主动上门推销,最后筹集了几万元,解决了患者的困难。

“他们看上去非常热情,我当时也在想,为什么他们会这么热情呢?”

现在,谜底揭晓了,这一切是跟水滴筹工作人员的提成、末位淘汰有关……

她说:“帮助患者本身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利用爱心消费爱心,甚至形成了一条利益链,这让人很生气。”

水滴筹回应:

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

在宁波、郑州、成都等地开展相关情况排查

昨天下午,水滴筹公关团队回应称,水滴筹高度重视,已第一时间由水滴筹总经理牵头,线下各区域筹款顾问负责人以及其他相关负责人成立紧急工作小组,在全国范围内尤其是宁波、郑州、成都等地,开展相关情况排查。

水滴筹表示,视频报道中提到的部分地区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现象,严重违反了水滴公司价值观、准则及相关规定,调查清楚后将给以严惩。同时自即刻起,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组织重新回炉学习,再次加强平台纪律培训和提升服务规范,培训通过后方可重新提供服务。

对于报道中部分片面现象可能引发的误解,特说明如下:

1.水滴筹组建线下服务团队的起因,是发现一些年纪偏大、互联网使用水平较低的患者,在陷

入没钱治病的困境时,还不知道可以通过水滴筹自救。水滴筹不希望任何一名有需要的大病患者错失自救机会,因此组建了线下服务团队为他们提供相应的筹款支持服务,比如患者关怀、平台协议讲解、医疗服务支持、与医护核实等。同时,对那些协助发起了不符合筹款条件的项目的线下服务人员,平台有严格的惩戒措施。

2.线下服务团队在申请发起前的服务仅仅是层层审核机制中的一环。限于目前个人家庭资产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权威核实途径,平台采取覆盖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环节的全流程动态审核,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舆情监控等技术和手段对筹款项目进行层层验证。

3.关于报道中提到的财产信息审核、目标金额设置、款项使用监督等问题,水滴筹皆建立了相应的审核机制,确保财产等信息的充分公示并联合第三方机构验证,同时持续跟进款项的使用情况。

据水滴筹官方信息,截至2018年9月底,水滴筹成功为80余万名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提供免费的筹款服务,捐款人数超过3.4亿。而据水滴筹官方App信息,水滴筹累计筹款金额多达160余亿元。

网友吐槽在杭州医院

也遇到过水滴筹的地推人员

昨天,本报官微推送了这条新闻后,有网友认为,“消费善良,以后会导致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筹不到钱。”还有网友表示,“做公益慈善活动是好事。但是,还是要遵守相关规定。”

其中,不少网友说自己也遭遇过类似事情:

阿燕:我老公住院时也遇到过,我说你给那些有更多需要的人吧,我们拒绝了。

YINg:我爸肺癌住院也来问过我们,我没弄。

蜓蜓:我妈住院的时候也有,我们还奇怪呢,这个不是有困难申请的吗?怎么还上门来问你们有没有困难的?

红姐:不仅仅是水滴筹,还有……各种筹,不仅仅是宁波,杭州医院也有。

小婧:住院的时候碰到过,隔壁床说不会弄,他说我们有专门的志愿者帮你们写文案的。

小影子:本人杭州三甲医院工作,时常看到水滴筹地推,扫病房发广告名片,还向护士发放广告名片,美其名曰志愿者,遭到拒绝后仍一定把名片留在病房和护士台,最后被医护人员和保安劝退!原来猫腻还是提成。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夏裕    编辑:邹卓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