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热词:

您当前的位置 : 杭州网健康>热点关注>
永康活跃着一群特殊的献血者 “熊猫侠”乐行侠义事
发布时间:2019-03-14 06:00:00 星期四   浙江在线

浙江永康有一支特殊的队伍,成员个个都叫“熊猫侠”。

在我国,Rh阴性血人群占比甚少,当前较为公认的数据是千分之三。因为稀有,Rh阴性血被称作“熊猫血”,而身上流淌着这些血液的人则也顺理成章成为“熊猫”。2011年,在“熊猫”应樱的组织下,一个属于永康“熊猫”们的“永康稀有血型之家”建立了。在这里,他们认识自己、抱团互爱,并对急需输血的“熊猫”施予援手,他们被称作“熊猫侠”。

迄今为止,已有203名“熊猫侠”加入,队伍还在不断扩充。他们在救助同伴时也在自助——“只有我为人人,才会人人为我。”“熊猫侠”应樱说。

出手

“这400毫升血,我一个人来献”

2018年12月22日,下午5时45分,微信电话突然响起,看到屏幕显示的名字,应文斌赶忙按下了通话键。“文斌,金华这边有名‘熊猫’病患,手术急用血400毫升,想找两名献血者,每人200毫升……”手机那头是金华市小脚丫公益基金会负责人。听到“熊猫”“用血”几个关键词,应文斌心中有了数,进一步沟通后迅速给了答复:“这400毫升血,我一个人来献。”

据了解,目前发现的人类血型系统有35个,ABO和Rh血型是与人类输血关系最为密切的两个血型系统。相较于大家熟知的ABO血型,Rh血型只分阴阳两性,它与红细胞上一种被称作D血型物质的抗原密切相关,存在该抗原即为阳性,反之则为阴性。

应文斌是“熊猫侠”一员,今年42岁。为了保证血液质量,当天晚上9时不到,应文斌便早早入睡了。第二天,按照约定,他和妻子从永康自驾直奔金华献血站。

比起在城市各处流动的献血车,血站并不热闹,几乎没有排队便轮到了他。

“上次献血什么时候?”

“超过半年了,近期也没服用任何药物。”对于献血注意事项,应文斌早已熟稔于心。填写体检表、量体重、测血压、抽血化验,一系列检查通过后,他将受捐对象姓名告知医生并坐上了采血椅。

撸起袖子,握紧拳头,当比牙签还粗的针头扎入身体的一瞬,斜靠着的应文斌微微侧了侧头。血液很快顺着透明的管子流入采血袋。随后,他接过医生递来的一个绿色海绵球,紧握又松开,自然地重复着这个动作。这是献血者都知道的一个小技巧——手指动作促进血液流动,从而更快地完成献血过程。

边闲聊边献血,不到15分钟,400毫升的全血顺利采集完毕。这些血将拯救另一个“熊猫”的生命。

建“家”

“像是找到了亲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却生死相依”

应文斌当天的献血现场被有心人拍了下来,“熊猫侠”应樱看到后立即转发到了朋友圈和“永康稀有血型之家”的微信群,接连获赞。

在永康,“熊猫”们有个家——“永康稀有血型之家”。源于特殊的血液,原本毫无关系的陌生人相聚于此,变成了兄弟姐妹,一起成长为互助互爱的“熊猫侠”。应樱是“大家长”。

精致的弯眉、大双眼皮,一头齐耳卷发上一顶灰色贝雷帽,47岁的应樱很时髦。

19年前,2周岁的女儿涛涛被查出血液病,还没反应过来的应樱又被医生告知,“必须马上送杭州,永康没有足够的血源救治,因为你女儿是Rh阴性B型血。”这是她第一次听说“熊猫血”。也是在这个时候,她检查得知自己也是“熊猫”一员。

涛涛的病随时有出血可能,这将直接威胁生命,而救治所需的血量在杭州也并不充足。应樱边自己献血换血边通过媒体求助,幸运的是,有相同血型的“熊猫”站了出来。经过3年的治疗女儿已痊愈,但这样的经历应樱想到仍后怕,“如果当时找不到人怎么办?没有人及时献血又会怎样?”

女儿情况稳定后,她翻阅了很多“熊猫血”相关的书籍,知道“熊猫”占比少让她很没安全感。她也试着加入各种献血、“熊猫血”相关的QQ群,但大家来自天南地北,一旦有情况并不能及时救助。2011年,应樱自己在网络上组建了“永康稀有血型之家”。一开始,应樱用大海捞针的办法寻找“家人”——在各大QQ群里发布消息。没想到还真有效果,很快就有永康的“熊猫”加入进来。

应文斌就是其中之一。和应樱一样,得知自己是“熊猫”后,应文斌也加入了一些献血志愿群。让他印象深刻的是2009年的一次救助。当时一位老人出了车祸,情况十分紧急,应文斌直接赶到医院当场献血。最终老人抢救成功,但当时老人家属在一旁无助的表情总让他无法忘怀。应文斌想到了自己,家族中只有他一人是“熊猫”。“这个血是救命血。我希望身体健康时帮助别人,如果有万一,也希望别人能来帮助我。”知晓有这样一个“家”后,应文斌立即联系并加入了。“像是找到了亲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却生死相依。”

从2011年至今,8年时间,已有200多位“熊猫侠”相聚在这个大家庭。

互助

“以后谁有需要,我义不容辞”

更多“熊猫”是因为求助找到了这里。

23岁的徐琛琛是在2017年11月进入“永康稀有血型之家”的,当时已有身孕。在这个“家”中,孕期加入的不少。

“我是Rh阴性A型血。”徐琛琛说,“熊猫血”孕妇生产时如果大出血,面临的风险更大;另外,宝宝也更容易出现新生儿溶血症,严重时会直接威胁婴儿生命。医生建议提前做好备血工作。

在朋友介绍下,徐琛琛加入了“永康稀有血型之家”。“一进群介绍自己情况后,马上就有不少人宽慰我,还把自己的经验传给我。”这些毫无保留的善意和分享抚慰了徐琛琛的不安。很快,4个月过去,徐琛琛住进金华医院待产,隔天医生却告知没有存血了,一家人急坏了。

求助信息在群里发布后,“熊猫侠”龚建芳当即赶到金华献出了300毫升的血备用。“最后顺利生产,没用上。但大家非亲非故能这样帮我,真的特别感动。”出院后徐琛琛单发信息给龚建芳表示想当面感谢,“可她拒绝了,只说‘都是自家人’。”徐琛琛决定,要把这份爱继续传递下去。

2月17日,宝宝满一周岁了,徐琛琛也可以献血了,她在群里发布信息:以后谁有需要,我义不容辞。

让更多的“熊猫”乐当“熊猫侠”,这是“永康稀有血型之家”成立后一直推崇的。应樱说,一开始有不少人抱着“万一自己需要”的想法加入进来,“这其实能理解,但我们更希望看到‘家人’团结起来。只有我为人人,才有人人为我。”

最初,除了几个“活跃分子”发声,群里总是静悄悄的,一些人进来后甚至一句话都不说。为了拉近大家的距离,应樱和几个“积极分子”跟大家拉家常、分享“熊猫血”知识,时不时还组织线下见面活动并把照片共享在群里。慢慢地,年纪大的成了“哥”和“姐”,年纪轻的就是“弟弟”和“妹妹”,随着称呼的改变,彼此的陌生感也消失了。

应樱的朋友圈转发和分享最多的就是“熊猫侠”助人的消息,有时是“家里”的“熊猫侠”,也有外地的。今年元旦,一些表现优秀的“熊猫侠”还在“家族”聚会上获得了表彰。点赞数和求助信息发布后主动提出献血人数的变化让应樱觉得这一切是有成效的,“现在我可以自豪地说,只要有需要,群里‘熊猫侠’们一定会第一时间站出来。”

希冀

“‘熊猫侠’会越来越多”

“永康稀有血型之家”的目标是给那些急需输血的“熊猫”送上最及时的帮助。但考虑到血液的稀有和献血的相关条件,每个求助者都需通过核验。

“有病患直系家属、也有一些机构来联系,我们要求都一样,就是提供医院、病床号、病情等简单情况,最重要的是要有主治医生的联系方式。”应文斌主动承担了求助信息核实工作。他说,确认需血情况真实后他们还会再联系血站,确有缺血问题,“熊猫侠”们就会出动。“我们完全理解家属们迫切的心情,但也希望把血真正用在‘刀刃’上。”

“实际上,大家不必太多担忧会出现‘熊猫血荒’。”永康市采供血点主任金磊告诉记者,采血时所有成功献血的志愿者都有档案存留。金磊说,发生“熊猫血”紧缺的情况较少,即使有,现在全省血站也已建立联动机制,可以调剂。他翻出手机中的工作群给记者展示,“省里各地血站负责人都在群里。你看,有情况立即会有人响应。”同时,他也坦言,“熊猫侠”的出现是个非常及时、有力的补充,对患者的后续用血提供了保障。

但对“熊猫”而言,它的意义远非“补充”这么简单。

“永康稀有血型之家”成立后,应樱告诉“家人”们,建“家”的另一个重要目的是让更多人了解“熊猫”和“熊猫血”。“现在做的还不够,我们‘熊猫’自己和最亲密的人首先要加强正确认识,当然还要多向他人宣传。”

“熊猫侠”们有自己的队服,是一件红色的马甲,背面印有一只可爱的熊猫头像,下面还写着“永康稀有血型之家”。每次集体活动,大家都会穿上队服。今年元旦,“家族”举行了一次聚会,“熊猫侠”和自己的家人们都来了,这是近些年最大规模的一次聚会,红红一片透出新年的喜庆。有人看到好奇,大伙儿便趁此机会普及相关知识。应樱打心底里希望,“‘熊猫侠’会越来越多。”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记者 王璐怡 谭孝军    编辑:邹卓琪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