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想做个激光近视手术,这三位为何不能做?_杭州网健康频道

健康热词:

您当前的位置 : 杭州网健康>热点关注>
暑假想做个激光近视手术,这三位为何不能做?
发布时间:2018-08-08 06:00:00 星期三   浙江在线

想预约浙二眼科中心屈光手术中心主任杨亚波教授的号子,很多人都得等上大半个月。昨天早上,她坐门诊,抢到号的小年轻早早就来候着了,对摘镜充满了期待。

18岁的小陈(化名)准备去当兵,其他条件都符合,就差矫正双眼400度的近视。他迈着轻快的步子进了诊室,过了一会儿,却极其失望地走了出来。

小陈出门没走几步,又折了回去,把头探进门,再一次确认:“杨主任,我真的没法做激光手术吗?还有其他办法吗?”这不是第一个不能做激光手术的患者。昨天上午,杨亚波教授连着拒绝了三台手术,一位32岁的家庭主妇直接在诊室里哭了起来。

激光手术需要符合什么条件?在浙二眼科中心屈光手术团队指导下,斑马鱼爱眼APP开发了“摘镜自测营”功能,可供大家体验,初步自测。

另外,还将送出3张激光手术8折券,下周还有两场名医直播。一切福利都在“斑马鱼爱眼”APP,赶紧扫一扫下方二维码下载吧。

半天门诊

连续拒绝了3台手术

“今年很忙,从年初忙到现在!”杨亚波教授的开场白,足以给团队这段时间的工作定了调。那暑假忙到什么程度?她回答,“忙到还没来得及统计(手术量)”。

不过,之前的数据还是很能说明问题的。据统计,浙二眼科中心2017年全飞秒手术量比2016年增长了18%,今年1~5月的手术量则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5%。

年初的寒假里,团队一共做了将近2000台近视激光手术,今年暑假手术量显然更多,经常机器不停,4个专家轮流上。

需要强调的是,浙二眼科中心屈光手术中心团队的杨亚波教授、杜新华主任医师、邱培瑾主任医师和金红颖副主任医师,全部拥有博士学位,他们每人都有近视激光手术3万例以上的经验,这在全国都是少有的。

杨亚波教授说,信任我们团队的患者很多,激光近视手术也很安全,尤其是全飞秒,无论是业界还是大众,认可度都越来越高,但仍要强调,术前需严格筛查,并非人人能做。

昨天上午,她连续拒绝了三台手术,哪怕面对患者的声泪俱下,依旧不为所动。这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却彰显了名医对手术安全性的保证和重视。

杨亚波教授向记者一一解释了拒绝患者的理由。

第一个被拒的,是20岁的女大学生,角膜厚度440微米,想做激光手术,但距离470微米的最低标准有差距,无法手术。

第二个被拒的,是准备当兵的小陈。经角膜地形图检查发现,他的角膜上面平、下面高,属于临床前期的圆锥角膜。

杨亚波教授说,圆锥角膜的患者很多是十五六岁发病,也有到三十多岁才有症状。从检查来看,小陈角膜的对称性不好,做了激光手术,角膜变薄,会加速圆锥角膜的病程发展。

第三个就是哭泣的家庭主妇李女士(化名),好不容易下定决定,并且说服了老公,却因自身眼部条件吃了“闭门羹”。她双眼近视超过1000度,从遗传来看,携带近视基因,即便做了激光手术,也可能反弹,而且视觉质量相对较差。

“暑假里来摘镜的主要是两类,征兵体检和高三毕业,往往做了详细的功课,来了点名要做全飞秒,了解这是最微创的激光手术,切口只有2mm,也不用制作角膜瓣。”杨亚波教授说,但全飞秒对度数矫正是有上限的,目前可治疗1200度以内的近视加散光度数。

那超高度近视的患者怎么办?可以考虑ICL晶体植入术。杨亚波教授也是ICL的大神,去年9月,她出版了全球首部ICL专著,近期将被翻译成英文,被引进美国。

44岁王大哥

角膜布满白色斑点

受台风影响,今天杭州降了几场雨,凉快了不少,但高温仍是今夏主调,往往只能呆在空调房里续命。只是呆久了,很多人眼睛容易干涩。

这段时间,浙二眼科中心角膜组接诊的干眼症患者,每天都会超过100例,绝大多数都是实在熬不住了,才来看。

“不要对着空调吹,看电脑、看电视,半个小时休息下。不建议买日本眼药水,滴了阴阴凉凉很舒服,但很多含了防腐剂。配点人工泪液回去,但也要控制滴的次数,可以放台加湿器,空气湿度大了,眼睛也会舒服点。”浙二眼科中心角膜组主任晋秀明一遍遍强调。

正说着,诊室里进来一个戴墨镜的大哥,44岁,姓王,从安徽赶来。“哎呀,疼啊,老家医生说看不好了,让我转到这里来。”

王大哥把墨镜摘下,左眼仍闭着,很难睁开,整张脸都有些扭曲。好不容易睁开眼,却把现场所有人吓了一跳,原本透明的角膜,肉眼看上去布满了白色斑点。

王大哥焦急地说,我是搞户外作业的,开工时不小心被一个树枝打到眼,是有点疼,第二天去看了,说是角膜炎,弄不好,要做角膜移植的。

晋秀明主任为他做了详细检查,接着说,这是化脓性角膜炎,被树枝打到之后,角膜被划了个口子,细菌从口子里钻进去,引发了角膜溃烂。相关组织我们送去化验,看看到底是什么细菌,药物也先用起来,尽量把细菌控制住。

送走王大哥,又来了两个男患者,五十岁上下,一个不小心被石子崩到眼睛,另一个被稻叶划伤,也都是化脓性角膜炎,畏光、流泪、睁不开眼,只剩指动视力。

晋秀明主任说,化脓性角膜炎往往是细菌或真菌引起的,对付细菌的药物有一些,但目前抑制真菌的药物只有一种,手段相对有限。“这种毛病对视力的杀伤力很大,即便角膜保住了,也难以恢复到以前的视力。如果控制不理想,快的话,两三天,可能就会变成角膜穿孔,最后不得不做角膜移植。”

以往,这类角膜意外伤患者躲在收割季遇到,现在怎么来了好几个?这可能与天气太热,大家外出或进行户外工作时注意力不集中有关。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记者 郑琪 通讯员 沈凌    编辑:邹卓琪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