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热词:

您当前的位置 : 杭州网健康>热点关注>
小儿子罹患白癜风,缺钱却乐观的妈妈做了这样一个决定
发布时间:2018-05-17 15:55:00 星期四   健康频道

在杭州石桥的某个菜场,凌晨3点多总能见到一对母子忙碌的身影,他们摘出最新鲜的蔬菜,在摊位上码的整整齐齐。

菜场一开门,这位笑脸盈盈的妈妈主动招呼着每一位往来的顾客,“李阿姨,今天气色真好!”,“王大伯,这把葱送给你!”……17岁刚辍学的大儿子从旁帮衬着干活。

她的生活并不如她的笑容那样灿烂。去年年初,丈夫在去上海运输蔬菜的途中发生车祸去世,因为是事故责任方,前几年攒下的一点积蓄全部用做了赔偿。2017年4月,小儿子嘴角长出一块白斑,很快脖子、背部、耳朵相继生长,医院确诊为白癜风的那一刻,她流下了眼泪。上初二的大儿子不得不辍学回杭,在菜场里帮忙。大儿子并不喜欢卖菜这份工作,曾经出逃过,但为了弟弟能够继续有钱治病,他选择默默回来。

只要有效果,再难也要坚持住

小小儿子名叫吴强(化名),是某小学一名六年级的学生,成绩很好,可以考进年级30名。长白斑是很突然的事情,去年4月一经发现,警觉的吴妈妈带着他四处求医,但效果都不明显。

“白癜风的毛病拖不得!”吴妈妈来到杭州华研白癜风病医院。“刚来的时候,其实心里也是忐忑的。”吴强被确诊为神经节段型白癜风,是比较难治的一种类型。

华研的周晓娟医生给出了综合性的治疗方案,激光、雾化、打针、药物多管齐下。“激光治疗做到第二次的时候,背上黄豆大小的白点没有了”,脖子这里原来有块鹅蛋大的白斑,“综合治疗一段时间,边缘的轮廓也出来了(即面积缩小)”,吴强描述他看到的一些治疗结果。

“我们目前的生活成本太高了,房租涨到了2300元一个月”,吴妈妈很无奈。因为城市改建,石桥一带的农民房陆续被拆,一家三口搬到了30来方的一间商住两用房里。5元一吨的水,1.3元一度的电,家里的冰箱和洗衣机全部成了摆设,冰箱不插电当储物柜使用,衣服拿来手洗。

如今菜市场的生意也不好做,吴妈妈算了下一个月大概只能赚到3000多块钱利润。吴强小升初阶段学业繁重,为了更好地照顾他,吴妈妈和大儿子没有出去打工,“打工的话时间上就不自由了,没有办法给孩子做饭和检查作业。”

从去年开始到现在,吴强在华研的治疗一直断断续续艰难地进行着。“背部的白斑没有再复发”,“嘴角、脖子的白斑面积变小了,没有扩散”,这样的安慰,能缓解吴妈妈向亲戚伸手借钱时的一丝尴尬。

妈妈的焦虑和少年的心事

“我一直都在害怕”,这是吴妈妈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吴强还小,听别人说白癜风不治好会扩散,长成一大片一大片。长大后即使学习再出色,也会面临很多社会问题,例如找工作,找女朋友;走在路上也会被人指指点点……

吴妈妈一个人常常不知道向谁倾诉的时候,就追着主治医生周晓娟反反复复地问,“孩子白斑的面积会不会再扩大了?”,“多长时间能治好?”……。

周医生知道她的难,会找出一些其他病情相似患者治疗前后的对比照片,耐心地讲解,以增强她的信心。平时华研的医护团队也会定期进行电话随访,了解吴强的病情控制、饮食等情况,“我想谢谢他们,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孤单地在面对!”吴妈妈很感激。

吴强常常找学习任务繁重、没时间吃药的理由,把中午妈妈给他带的一顿药省下来;也会找冬天天黑得早的借口,少去做几次物理治疗。

对于一个12岁的少年来说,这个不痛不痒的疾病会给他的人生带来什么,他还不是特别明白。但是妈妈为了给他治病起早贪黑地操劳,张口向亲戚借钱时的为难,以及十个指缝里嵌满黑乎乎的泥巴不再漂亮的双手,他一一看在眼里。“看病需要花很多钱”,这个日常不善表达的少年,用省下几顿药、少做几次理疗的方式希望她的妈妈不要那么辛苦。

云朵希望基金 爱在你我身边

对于吴妈妈来说,“治好孩子的白癜风,给他一个幸福的人生”是身为母亲的责任和信念。无论是借钱还是不顾辛劳地工作,都是她积极寻求给孩子美好未来的途径。

浙江省首个白癜风专项扶助基金——“云朵希望基金”今年3月24日正式成立,吴妈妈得知后立刻做出决定,第一时间申领表格,目前吴强的医疗救助申请已经完成审批。

“云朵希望基金”由浙江省青少年基金会发起,旨在帮助患有白癜风和在浙江务工外省籍家庭经济困难的患者,解决就医方面的困难和问题。凡符合条件的患者,都可向定点医院提出申请,通过后根据白斑分级及病史获得2000—4000不等的专项救助金。

对于白癜风患者的关爱和照顾不应是其个人和家庭的责任,更应该成为社会的一种公众责任。云朵希望基金将会和那些在疾病治疗路上面临困难的患者和家庭站在一起,去共同创造和迎接“无白”的人生。


来源:健康频道    作者:    编辑:邹卓琪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