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热词:杭州红房子妇产医院 杭州妇科专家在线咨询 杭州计划生育 女性健康检查 妇产 女性
您当前的位置 : 杭州网健康> 热点关注
浙江首例试管婴儿已经21岁 现在上大学了
发布时间:2017-10-10 06:56:12 星期二   都市快报

1978年7月,世界上第一例试管婴儿——路易丝·布朗在英国诞生,是个女孩。2004年,路易丝结婚。2006年末,她通过自然方式怀孕,顺利生下一名健康男婴。

1996年7月10日,浙江第一例试管婴儿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诞生,女孩,3800克。如今,她已出落得亭亭玉立,正在读大学。

浙江首个礼物婴儿和首个试管婴儿都是女孩

如今二十出头都已经上大学了

1995年11月13日,一个体重3200克的女婴在浙大妇院出生,她是我省首个“礼物婴儿”。

8个月后的1996年7月10日,同样在浙大妇院,一个3800克的女婴出生,她是我省首个“试管婴儿”。

说起这两个宝宝,“缔造者”之一、浙江大学教育部生殖遗传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金帆教授至今记忆犹新。“礼物婴儿”和“试管婴儿”虽然叫法不同,但都是通过辅助生殖技术诞生的小孩,是现代科技带给不孕不育家庭的礼物。

浙大妇院生殖内分泌科组建于20世纪80年代,1992年,科室开始对不孕病人实施人工授精;1994年,石一复(任牵头人)、周馥贞、黄荷凤、陈湫波、金帆组成了攻关小组,进行辅助生殖技术的更多尝试。

“当时的条件真当是艰苦。我们‘试管婴儿’的成功真的是完全依靠自己力量。”金教授说,在小组自己研究半年之后,他们曾请外国专家来帮助指导,但是外国专家很快放弃了,说他们没具备最基本的试管婴儿设备技术条件,做不起来的。

没有了外国专家的指导,“缔造者”们只能靠自己摸索。“那时,我们使用的设备是最基本的通用培养设备,所用的培养试剂都要自己配制,操作器皿都要自己清洗,整个操作过程都要自己一步一步摸索起来,实验室内的精子、卵子和受精胚胎的操作也完全依靠手工操作。现在不一样了,有试管婴儿专用的试剂设备供应。”金教授说,他们还要“哼哧哼哧”地扛着B超机上楼,为病人做检测,在实验室一“泡”就是一整天,常常早上8点不到就进去,出来时外面天都黑了。

好在,努力有了回报。1995年11月,我省首个“礼物婴儿”诞生了;8个月后,我省首个“试管婴儿”也顺利诞生了。

金教授说,“礼物婴儿”和“试管婴儿”两者促排卵、卵泡监测、取卵、精子处理技术是相同的,不同之处在于,“礼物婴儿”是先取得卵子和精子,然后经腹腔镜或直接开腹,通过导管将卵子和精子注入输卵管内,让它们自由受精结合,受精卵自行游入宫内发育成胎儿,现在临床已经很少用了;“试管婴儿”则是将取出的卵子与精子,在试管内培育两到三天,最多5天,形成胚胎,再将这个胚胎移入子宫内发育成长。可以简单地理解成,由实验室的试管代替了输卵管的功能,是目前临床常用的辅助生殖技术之一。

“首例‘礼物婴儿’的妈妈姓王(化名),当年26岁,因多囊卵巢综合征,婚后三年多都没能怀孕。1994年,她来到浙大妇院做了检查,我们发现她的输卵管是通畅的,于是建议她通过辅助生殖技术受孕。1995年11月13日,王女士顺利产下一个体重3200克、身长50厘米的女婴,新生儿评分满分。叫‘礼物婴儿’是取其美好的寓意。”

金教授说,首例“试管婴儿”的妈妈是因为输卵管因素引起的不孕,当年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两个姑娘都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和正常的孩子没有区别,都已经上大学了。”

每8对夫妇就有一对有生殖障碍

浙大妇院做辅助生殖的 最小21岁 最大53岁

据世界卫生组织评估,全球每7对夫妇中,约有1对夫妇存在生殖障碍。中国人口协会在最近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我国不孕不育患者超过4000万,即每8对夫妇中有1对夫妇存在生殖障碍。

“近年来,随着环境污染、不良生活作息和逐渐推迟的计划生育年龄等因素,使得许多人‘怀不上’、‘保不住’或是生不好。”浙大妇院生殖内分泌科负责人、浙江省计划生育生殖医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朱依敏主任医师说。

浙江是较早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省份之一。据《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关于印发浙江省人类辅助生殖技术配置规划(2016-2020年)的通知》,截至2014年底,全省共有开展辅助生殖技术的医疗机构27家;设有人类精子库1家。

随着百姓需求量的增加,浙江辅助生殖治疗周期数(编者注:很多夫妻成功移植后,不一定在原来的医院分娩,所以医院很难统计每年有多少试管婴儿出生,只能统计每年移植了多少周期,且移植成功率不等于妊娠率,移植成功后,部分人会因各种因素流产)逐年上升,周期总数从2009年的20514个,上升至2014年的30357个,增长近50%,其中体外受精治疗周期数增长近1倍。

浙大妇院生殖内分泌科组建于20世纪80年代,成立后相继开展了人工授精、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卵细胞浆内单精子注射技术(ICSI)、冻融胚胎移植、着床前遗传学诊断(PGD)、未成熟卵培养(IVM)、精子、卵子冻存等所有辅助生殖技术。2016年,该院启动IVF治疗周期总数达到了6020,约占浙江治疗周期总数的40%-50%,平均年龄32.19岁。

随着“全面二孩”的放开,朱主任发现,现在高龄女性越来越多了,2016年该院高龄女性(≥35岁)占29%,40岁以上患者占10.8%。目前,在该院做辅助生殖的最小21岁,最大的53岁。其次,疤痕子宫的患者逐年增加。其中,2016年比2015年增加了将近1倍,疤痕子宫的出现不仅大大降低了辅助生殖技术成功的几率,即使成功受孕后,妊娠期疤痕妊娠、子宫破裂的风险也会大大增加。

“研究发现,年轻患者(<35周岁)的取卵周期妊娠率为54.3%,加胚胎冷冻移植,或者再次取卵移植,大部分均能获得妊娠;40岁以上者成功妊娠率仅为20%,而流产率高达35%-40%,即使有多余胚胎冻存-复苏移植,或者多次取卵,能获得生育的机会也不到35%。”朱主任说。

生育是夫妻双方共同的问题。以浙大妇院为例,2016年在该院就诊的患者中,导致女方不孕的首要因素是盆腔及输卵管因素,占59.4%;其次是子宫内膜异位症,占12.05%;再次是排卵障碍,占5.95%。男方不育的因素中,最常见的是少弱精子症。双方共同原因导致的不孕不育,约占所有因素的18.03%。

在生育方面年龄对女性是道坎

30岁还未生育 建议做生育能力评估

对女性来说,年龄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坎。用专业术语来说,年龄是一个独立的危险因素。朱主任说,在生育方面,女性大于35周岁,就是高龄,年龄对生育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

1.随着年龄增长,女性的卵巢储备功能随之下降,包括数量和质量。研究显示,女性在出生时,卵子数量有100万个,青春期就只剩40万个,35岁以后开始急剧下降,37岁后差不多就只有2.5万个了,51岁后仅剩1000个,52岁几乎就没有了。这个数据是在理想状态下,如果再加上疾病打击、环境污染、心理压力的影响,卵子消亡的速度会更快。在数量下降的同时,质量也会大打折扣。

2.流产率、畸形率太高。女性在35岁-40岁后生育力明显下降是医学界的共识。据统计,40岁-43岁女性生育率约为15%-20%,但流产率有30%左右;43岁-45岁生育率仅为10%,但流产率高达40%-50%;45岁以上生育率仅为5%,流产率占一半以上。

在胎儿畸形方面,年龄越大,发生率越高。以21-三体综合征(俗称“痴呆儿”)为例,25岁-34岁的产妇中生下这种“痴呆儿”的比例为1/800,35岁-39岁时比例达到1/350,40岁-44岁时升为1/100,如果是45岁以上的高龄,这种可能性就变成1/40-1/50。

3.孕期妊娠并发症太多,风险太大。高龄产妇常见的妊娠风险有早产、胎儿宫内发育迟缓、不明原因的死胎、先天性畸形率增加等。在整个妊娠过程中,也更容易发生妊娠期并发症,如妊娠期糖尿病、妊娠期高血压等,而这些并发症严重时会威胁母婴生命。

朱主任特别提醒,30岁以后,不管是否准备怀孕,都建议做个生育能力评估。女性生育力评估主要包括,卵巢、子宫以及输卵管的评估,以便提前发现问题,尽早解决问题。

生育评估中,卵巢功能的评估是最为重要的内容。据统计,约10%-20%的女性,30岁后会出现卵巢低反应(即,卵巢对促性腺激素刺激反应不良的病理状态,主要表现为卵泡少、血雌激素峰值低、获卵少,以及妊娠率低),大于40岁是公认的卵巢低反应高危因素,卵巢低反应者往往是不孕的高危人群。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葛丹娣 通讯员 孙美燕    编辑:邹卓琪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