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热词:杭州红房子妇产医院  妇科  妇产  不孕  妇科专家  女性健康
您当前的位置 : 杭州网健康> 热点关注
身高一米六的她 最瘦时只有36斤!
发布时间:2017-03-15 10:56:58 星期三   杭州网-都市快报

你可能在网上看到过进食障碍症患者的照片,他们往往瘦得皮包骨,有些直至因器官衰竭而离世,这些人似乎离我们很遥远。

最近,我接触到了一位进食障碍患者,她叫云(化名),浙江人,1米6的她,最瘦的时候只有36斤,牙齿全部掉光,几度休克。幸好最终因为一件事情令她“回心转意”,最后得到了浙江省立同德医院几位专家的救治。

现在,她愿意站出来,用她这段不堪回首的亲身经历告诫大家:请珍爱生命!进食障碍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与之相对的,网上那些“大胃王”网红,很可能是骗人的,千万不要受其蛊惑。记者谢谨忆

十四岁时因一次肠胃炎,诱发厌食症

云的父母经商,她从小跟着外公外婆生活。

少女时的她,是一名运动健将,身体素质很好。14岁时,她身高1.58米,体重85斤左右,对于一个发育期的女孩来说,略微偏瘦,但还算在正常范围内。

不幸的是,有一次云和篮球队同学一起去县城参加比赛,几个人在路边小摊吃了很多烧烤肉串,结果集体拉肚子,得了肠胃炎。

外婆给找了个在当地比较有名的土郎中,想给她调理调理。

“那个郎中说我要忌口,每天除了草药、泡饭配豆腐乳,别的一概不能吃。”

正在发育期的云,就这么吃了三个月的泡饭配腐乳。结果三个月后,她先天素质中可能就存在的厌食症因子被激发了,她变得对任何食物都很排斥,吃什么吐什么。

无法再吃东西的云,体重持续下降,到了初二下半学期,她的体重只剩六十斤,不得不休学。

后来,她到省立同德医院,当时的副院长冯斌确诊她得了厌食症,云住了一段时间院,后回到家慢慢调整,19岁的时候,她的体重回到了96斤,这大概是她到现在,体重最重的时期。

好景不长,就在云全家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云重新去一所技校读了十一个星期的书后,她因难以适应集体生活,厌食症再次发作。

每个月花两万元买食物和泻药

体重36斤时还嫌自己胖

如果说得厌食症的时候,云还能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不正常的,当病情发展到开始暴食和贪食的时候,她的思维已出现混乱,开始有“体象障碍”(外貌正常者想象自己的外貌有缺陷,或对轻微的躯体毛病过度担心)。

“20岁以后,我看自己跟普通人不一样了。我的大脑和肠胃习惯自己瘦瘦的感觉了,别人看我太瘦,我还觉得自己太胖。”

这段时期的云,开始了“暴食-催吐”的循环。她不停地吃东西,吃“很多很多”,然后再吐,有时候觉得自己还没吐干净,就喝饮料,把胃“涮干净”了再吐出来。觉得自己还没吐干净,就再大把大把地吃泻药。

那个时候,云买饮料不是一瓶一瓶买的,是一箱一箱买。排毒通便的泻药一次吃20粒,60粒一盒的一天就能吃完,大大超出推荐剂量。

十几年前,云每个月买食物和泻药的费用就达到了两万元。

因为催吐,胃酸倒流腐蚀牙齿、大量喝碳酸饮料、天天吃糖,云的牙从20岁开始变坏,到26岁时全部掉光,嘴巴里一颗牙都没了,且牙槽骨萎缩,现在想再做种植牙都很麻烦,还要花大价钱。

暴食的时候,云是瞒着父母的,父母知道了,最严重的时候拿铁链把她绑起来,把钱全部没收,这对她也没用,她摆脱不了暴食的欲望。

“2013年,我的体重只有36斤,别人看我像骷髅头一样了哦,我自己看自己还觉得挺好的。”现在清醒过来的云,再看自己36斤时的照片,不寒而栗。

这十几年里,云也是几度住院——出院——复发,因为不愿好好配合治疗,所以病情一直没得到缓解。

36斤的时候,云的身体器官功能几近衰竭,基本上是卧床,因为低钾血症,还几度休克,濒临死亡。

妹妹学她减肥,也一年几乎不进食

一件小事把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云有个小五岁的妹妹,身高1.65米,17岁时体重120多斤,受她影响,也开始节食减肥,在将近一年时间里,几乎一点东西都不吃,瘦到70多斤,月经也不来了。

幸好,她妹妹送医及时,后来没发展到厌食症。

在云36斤的时候,一件小事,意外把她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那时候我妹妹生了一个女儿,小婴儿很可爱,有一天她在婴儿床上哭了,边上没人,她眼泪汪汪地看着我,我想把她抱起来哄哄,可我发现我连一个小婴儿也没力气抱起来了,只能看着她哭。”

这件事情突然触动了云,让她抛弃了自暴自弃的想法,决定配合医生治疗。可当时,她的体重已经太低了,几乎没有医院愿意接收她。

“因为体重太低了,很可能救不回来了。当时是省立同德的王鹤秋主任接收了我。那时候他那里住院条件不好,我还是很怕的,但王主任对我很好很好,只要值班就来看我,跟我讲话。医护也很细心,我吃不下去药,他们就把药敲成粉喂给我。我真的很感谢王主任,是他把我从死亡边缘救了回来。”

这样的病人自我心理上的配合对治疗起着很重要的作用。云这时候自己愿意配合了,再加药物、心理治疗、正常吃东西,她终于慢慢好了起来。

再后来,马永春副主任对她做后续的治疗和心理辅导。

到现在,她的体重维持在70多斤,虽然偶尔还是要返院巩固一段时间,但基本能维持在正常人的水平,不再厌食,也不再暴食,自己有生活自理能力。

“我要特别谢谢冯斌、王鹤秋、马永春三位医生,如果没有他们对我的不放弃,我可能已经回不来了。”

网上“大胃王”直播千万不要学

一旦成进食障碍症患者回头太难

清醒过来的云,再次看自己过往将近20年的人生,觉得自己简直是做了一场长长的噩梦。

她现在闲在家里,无聊时上网,看到网上有很多以能吃为主题的直播主播,震惊了。

“那些人都不胖,但是吃得非常多,一次可以吃50个包子啊,十桶方便面、八斤米饭啊等等,我看着他们吃,就想到以前得了暴食症时的自己。”

马永春副主任叫她不要看这些视频,觉得会对她有影响。

“所有的进食障碍患者,既有先天因素,又有后天诱发的因素。青少年很容易受到比如减肥节食、暴食后吐掉就不会胖等诱惑,很容易有样学样陷进去。如果这个人正好有进食障碍的先天因素,一旦被后天诱发,很可能就回不了头,或者像云一样,回头非常困难。而我们事先并不能知道,谁的体内有这种先天因素。所以我是坚决反对给青少年灌输以瘦为美的观念,坚决反对网上这些直播大量非正常进食的吃播和视频,这对青少年一点好处都没有,即使给没有任何问题的人看,也起到很不好的示范作用。”

去年8月,记者了解到网上有一个“催吐吧”,里面聚集了全国各地的“兔子”(以暴食-催吐为特征的群体中人的代号),都以暴食而瘦为荣。

他们聚集在一起,互相诱导,终日陷在“吃-吐”的死循环里,很多人都因此引起严重的并发症,送医抢救。而出院后,一旦她们再次接触到这个团体、这种环境,很容易再次复发。

快报为此在2016年8月23日做了《又想吃又想瘦她们竟然想办法催吐,医生警告:一旦成瘾,很难治疗》的整版报道,在全国引起广泛反响,最终促使“催吐吧”消亡。

“但一个催吐吧消亡了,这些进食障碍患者可能会在另外的地方再聚集起来,我们一定要再三教育青少年,避免和这些人接触。”

当时,记者采访的那位“兔子”也提到,有些美食直播的主持人,就是同一个群里的“兔子”。

云以过来人的眼光看这些吃播的主播们,觉得很容易看出问题:她们虽然都化着精致的妆容,但有些特点是掩饰不了的。

“我看到杭州也有一个吃播主播,我前期看她还有牙齿,到后来半副牙齿没有了。这估计是暴食-催吐,胃酸反流腐蚀牙齿造成的。他们喝饮料的形式跟我一样,都喜欢碳酸饮料,而且一大瓶一大瓶死命地喝,估计是为了吐的时候好吐些。”

云愿意接受采访,就是想以自己的切身经历告诉这些吃播的主播、“大胃王”,羡慕及正在观看这些吃播的青少年们,进食障碍对自己、对家庭的伤害会有多巨大。

“网上也有说,是经过专门训练才能吃下这么多食物的。我不大相信,因为即使吃得下,这些食物的营养也要消化吸收掉才行,那就会变很胖,不可能一直那么苗条。这么暴饮暴食一定是伤身体的。”

来源:杭州网-都市快报    作者:    编辑:邹卓琪
友荐云推荐